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体育健身

职业羽毛球运动员,能挣多少钱?

时间:09-15 来源: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:4

职业羽毛球运动员,能挣多少钱?

   Super1000级别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女双决赛结束后,夺冠的贾一凡对着镜头兴奋说道:“耶!妈妈我赚钱啦!”贾一凡或许是国羽第一个把赚钱这件事挂在嘴边的运动员。这一代的运动员,心态上更开放,表达上也更有个性。赚钱嘛,本来就不寒碜,何必羞于启齿?不过这也引出了一个很少有人关注的话题:羽毛球运动员到底能挣多少钱?暌违四年的中国羽毛球公开赛,2019年后停办了四年,2023年再度归来。在优酷的赞助下,今年中国公开赛的赛事总奖金达到了史无前例的200万美金,此前世界羽联巡回赛事最高的赛事总奖金,也不过是年终总决赛的150万美金。此次获得中国公开赛女双冠军的陈清晨和贾一凡,将收获14.8万美元的奖金。对于双打球员来说,这14.8万最终到了陈清晨和贾一凡的手里还得五五分。但对于单打球员,尤其是职业单打球员来说,不仅不需要分给搭档,还省去了中间商赚差价。获得本次中国公开赛男单冠军的丹麦奥运冠军安赛龙,将收获14万美元的奖金,成功单飞之后,安赛龙常年保持着世界第一的排名,大部分时候参赛就能夺冠,堪称世界羽联现役头号“赏金猎人”。拿到14万美金的安赛龙赛后采访乐开了花:“我觉得奖金提高对于羽毛球运动员来说非常重要,我作为职业的羽毛球运动员,而且我也没有别的(收入),我当然很开心。我希望我和我的对手们,可以拿到越来越多的奖金。我希望(奖金)可以一直提高,因为我觉得羽毛球是一个很厉害的项目,有很多人关注我们,越来越多的人打羽毛球,所以我希望我们的奖金可以越来越高,因为我刚才看了那个网球的奖金,非常高!所以我们还有一个很长的路要走。”安赛龙看到的“那个网球的奖金”,应该是和中国公开赛同时结束的2023年美国网球公开赛。2023年美网的赛事总奖金达到6500万美元,为该赛事史上新高。本届美网的男、女单打冠军可获300万美元,男、女亚军可获150万美元。对参赛选手们来说,只要能够出席正赛,首轮被淘汰也能获得8.15万美元。2022年,安赛龙全年拿下六站赛事冠军,奖金收入404125美金,高居2022年世界羽联奖金榜头名。这个成绩已经是安赛龙统治男单一整年,精准狙击所有高级别赛事奖金,打爆所有人才能拿到的钱。而男单奖金榜排在第二的金廷,被安赛龙打得连总奖金榜前十都进不去。40万美金什么概念?这么说吧,今年美网止步女单八强的中国选手郑钦文,就能拿到45.5万美金。安赛龙统治了一整年挣的钱,不如郑钦文美网一站比赛进八强挣得多。而2022年ATP奖金榜头名阿尔卡拉斯,全年的比赛奖金收入高达1010万美金。网球的四大满贯作为网球世界里意义最重大的赛事,不仅赛事积分高于其他巡回赛事,赛事奖金也同样是冠绝网坛。在大满贯能够打出成绩的球员,能够真正意义上做到名利双收。相比之下,羽毛球世界里除了奥运会外,最重要的赛事世锦赛,居然只有积分,没有奖金。在羽毛球世界里仿佛只要谈钱,世界冠军就不纯粹了。如果要算上场外收入,世界羽坛收入最高的应该是印度的女单选手辛杜。只有叫错的名字,没有起错的外号,辛杜在球迷圈子里的外号就叫“富婆”。作为印度第一个羽毛球世锦赛冠军,辛杜在印度国内的地位等同中国的李娜刘翔。2022年,辛杜收入710万美金直接登上福布斯运动员收入榜,跟一众网球选手肩并肩。这710万美金,只有10万美元来自比赛奖金,其余700万美元全部来自商业代言。很高了对不对?我若搬出费德勒,阁下又该如何应对?福布斯2022年度全球运动员收入排行榜里,费德勒以9070万美元排名第七。这一年费德勒大半年的时间都在因伤休战,比赛奖金只有70万美金,剩下的9000万全部来自场外收入。能达到安赛龙的高度,在羽毛球界至少能做到衣食无忧,更何况单飞后的安赛龙定居迪拜,不仅避开了丹麦的高税收,同时背靠迪拜王储哈姆丹的NAS体育综合中心,还能享受到最好的训练保障条件。安赛龙在迪拜的训练开销是否免费我们不得而知,但再怎么说迪拜王储也是个体面人,总不至于能追着安赛龙办健身卡吧?相比之下,那些站不上金字塔尖的羽毛球运动员们,里约奥运会羽毛球混双亚军、马来西亚运动员陈炳橓曾在直播中说过,他与搭档吴柳莹成为职业球员后需要自负盈亏,级别最高Super1000赛,他们必须要保证自己至少打进八强,拿到的奖金才能够勉强确保这一趟参赛收支平衡。陈炳橓的搭档吴柳莹外出参赛时,只能与同是职业球员的美国华裔选手张蓓雯合住以分摊住宿费用。相比吴柳莹,她的“室友”张蓓雯则更是窘迫,作为自由球员的她为了参赛,已经不止一次在社交媒体上发起众筹路费。2018年张蓓雯由于缺少前往南京参加世锦赛的路费,不得不向球迷发起众筹,最后筹到5500美元才能成行——这还多亏了南京组委会给她免去了食宿费用。这些职业球员们单飞后需要面临的窘境在于,光靠比赛奖金并不能承担训练参赛的开销,一旦失去了国家队不计成本的后勤保障,单纯依靠比赛的奖金和并不多的商业代言收入,要想复制国家队的保障条件几乎是痴人说梦,他们所能做的,仅仅是勉强保持住竞技状态,让自己的梦想能够尽可能延续下去。这也是羽毛球运动这么多年来,仍然需要国家队支撑保障的原因。一个体育项目要想长久持续地焕发生机,运动员能从中挣到钱是一个很重要的基础。或许正如安赛龙所说的:“我们还有一个很长的路要走。”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体育健身